进军硅谷、落子欧美、布局日韩,解码顺企全球研发创新版图

发表单位: 发表时间: 【字号:大 中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太平洋东岸,美国圣何塞市,被誉为“硅谷之心”。当苹果、英特尔、谷歌等高科技巨头正在埋头研究人工智能,来自大洋彼岸的中国佛山顺德的美的集团也悄然来到他们身旁。

  “在硅谷,我们白手起家,仅一年内就建立起30人的强大人工智能研发团队。”王冬岩是美的在硅谷招的第一位高管、博士。在他的带领下,今年4月才投入运营的美的未来技术中心,如今已经成功研发了两款人工智能家电产品,并在多个AI领域取得了研发成果和技术、应用突破。

  这只是顺德企业全球研发布局的一个缩影。目前,美的已经在全球建起了17个研发机构,格兰仕在日韩英德美等国设立研发中心,广东高云半导体在硅谷有前沿技术研发中心,广东埃华路机器人在意大利都宁也有研发基地……

  随着顺德企业的国际化战略提速,除了生产和营销的国际化,研发国际化也成为顺德企业走向世界的必由之路。从其进军落子的布局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努力吸引全球优秀人才、聚集更多技术资源的创新雄心与追求。

  “杀入”创新腹地吸取全球资源

  4月硅谷未来技术中心办公大楼落成并挂牌、路易斯维尔研发中心新迁办公室;5月日本研究所成立、欧洲研发和创新中心在奥地利格拉茨成立;6月用户体验创新(上海)实验室挂牌;7月新加坡研发中心入驻……今年,美的在全球已经建立了17个研发机构。

  在德国亚琛,广东伊之密精密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也计划在此设立研发中心。

  在更早之前,格兰仕已经在美国、韩国、日本、英国等全世界多个国家或地区建立研发机构,广东高云半导体在美国硅谷建立起前沿技术研发中心,广东埃华路机器人在意大利都灵也有研发基地……

  这些企业都来自万里之外的顺德,虽然具有浓厚的本土情结,但仅仅停留在顺德一隅,已不能满足其创新升级、全球化发展的雄心。

  目前,顺德制造的足迹已到达世界六大洲。伊之密在北美、印度布局了生产基地,出口营收大幅增长,今后将逐步提升到30%;格兰仕在美、英、法、德等国设有销售公司或零售中心,进出口占集团总产值六成;美的在白俄罗斯、越南、巴西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厂,今年海外市场业务收入比重首次突破50%……顺德企业生产全球化、贸易全球化不断在海外攻城略地,也推动着研发的全球化加速布局。

  “未来我们要在全球配置资源,打造世界级的企业。”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说,要将资源投放在“看不见”的地方,占领新技术研发的制高点。

  当下,以人工智能、工业4.0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革命风起云涌。从全球研发创新版图来看,由于发达国家技术领先、人才丰富、科研基础设施完善,顺德企业也更倾向于“杀入”这些区域的创新腹地,吸取人才、技术等优质的创新资源。

  美国硅谷,全球创新中心高地,苹果、英特尔、谷歌等世界高科技巨头都云集于此,美的在此建未来技术中心,意欲在人工智能领域提前布局;德国亚琛,德国最负盛名的理工大学之一亚琛工业大学所在地,这里的塑料加工研究院是全球最前沿塑料加工技术研发的腹地,伊之密希望能及时了解橡塑前沿材料及工艺发展趋势。

  “走向国际,就必须让国际客户信服。我们需要让他们相信我们可以在德国研发中心做出创新。这点做到了,订单自然会来。”在伊之密首席营运官Hans Wobbe看来,在国外布局研发机构,能够同时促进公司国际市场的开拓。

  从国际巨头“挖人” 助研发中心快速崛起

  研发的全球化固然可以弥补自身创新能力的不足,但如何才能运营好研发机构,充分发挥当地的创新优势,考验着顺德企业的智慧。

  美国东岸,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美国家电产业聚集的中心,一年前,美的在这里建立了面向当地市场的技术研究中心。“作为肯塔基州的原住民,能将这些杰出的人才引入肯塔基州,并使这里家电制造业的优秀传统继续保持生机,得以传承,我感到非常的骄傲。”该中心主任马克·威尔逊说。

  入职美的之前,马克在GE度过了28年,妻子在当地的一间高中担任数学系主任,两个儿子一个已婚,另一个也即将大学毕业。两年多前,马克毅然放弃这样安稳的生活,选择加入美的,为美的在美国的新业务奔走。“有机会帮助一个机构从无到有建立起来,这对于我来说是非常兴奋的一件事。”

  在西岸,硅谷圣何塞市的美的未来技术中心,王冬岩也在为美的的全球研发体系“开疆拓土”。

  与马克的经历相似,王冬岩也是美的从当地“挖”来的高端技术管理人才,是美的在硅谷的第一位高管、博士,职责是领导美的全球人工智能团队,包括筹建和管理美的在硅谷的未来技术中心,同时负责美的在深圳的AI研究所。

  “在硅谷美国和国际公司工作近20年,第一次加入一家中国企业。美的的开放、务实、进取、快节奏的氛围令我印象深刻。”王冬岩感叹。

  在他的主导下,未来技术中心处处呈现出硅谷的风格,每间会议室都有自己单独的特色名字,例如“Mission Impossible”“Minimum Viable Product”等。此外,这里还配置了由上百个英伟达高端GPU Tesla P100组成的用于深度学习的服务器。仅这部分投入就高达上百万美元。

  如今,美的在美国的研发中心已经运作有序,初现成果。马克和王冬岩从白手起家、单兵作战迅速发展成两个30人左右团队。到2017年底,路易斯维尔家电研发中心将在美国提交超过45项专利申请,而成立仅半年时间的硅谷未来技术中心,更是成功研发了两款人工智能家电产品,并在多个AI领域取得了研发成果和技术、应用突破。

  除了美的,格兰仕也在今年初大举招募海外家电巨头的顶尖技术研发人员,伊之密聘请原德国竞争对手的高管Hans Wobbe担任公司的首席战略官,协助其在德国组建技术研发中心……

  坚持人才国际化、属地化,利用“让外国人管理外国团队”的模式,以属地文化和管理风格,激发团队创造力,成为顺德制造海外研发中心在短时间快速崛起的致胜之道。

  以总部为中枢打造研发“最强大脑”

  将视线从遥远的大洋彼岸拉回到顺德总部,在美的全球创新中心,美的中央研究院也忙得热火朝天。

  作为美的全球创新体系的“中枢大脑”,这里汇集有超过4000名研发技术人员,硕博专业人才占比超过了70%,海外资深专家超过300人,能够同时进行近千项研究开发项目,目前已建立起从先行研究到产品开发的四级研发体系。

  美的集团副总裁兼CTO、美的中央研究院院长胡自强介绍,四级研发体系涵括各个事业部研发平台和中央研究院,得以运作共性技术和未来储备型技术开发。事业部致力于产品开发和个性技术的研究,中央研究院则专注于前瞻性、基础性技术研究与颠覆性、前瞻性技术的创新。

  “在产品方面,基础技术研究所的技术总监是韩国的博士;美国研发团队过来和负责机器人的团队开会,现场主要是美国硅谷的团队和负责机器人的德国团队,就像德国人和美国人在开会。”在美的中央研究院副院长徐成茂看来,美的国际化至少在技术研发方面已经走得很远。

  徐成茂加入美的本身就是美的技术创新国际化的一个典型代表。2000年12月获得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后,曾先后担任毕马威、埃森哲的高级咨询顾问,为包括西门子、奔驰、宝马和德意志银行等德国企业提供战略咨询服务。今年6月他才正式加入美的,担任中央研究院副院长,同时兼任硅谷未来技术中心的负责人。

  “我刚来不久,就这几个月来看,美的很多企业文化都非常值得尊重,我们非常注重产品技术的投入,国际化视野是非常令人瞩目的,战略目标非常清晰,执行力很高。”徐成茂说。

  他告诉记者,近期会主抓几个大的项目,涉及中央研究院的三大块——产品的智能化、流程的智能化、制造的智能化。“三大块相辅相成,都是以消费者为核心,以企业效益为核心。”

  美的集团战略发展总监张建勋告诉记者,目前美的积极布局的智慧家居领域,需要应用到物联网、IOT、人工智能的技术,前期应用到的一些基本算法和平台,海外可能有一定的优势,但是中国所积累的巨大的应用场景和信息,会回过头来会反哺欧洲技术进一步开发升级。

  此外,近年来顺企大举海外并购的公司,也可以与其自身研发创新体系整合在一起,发挥协同效应。

  “我们在机器人手臂、导航平台上有优势,美的在人工智能上做得好,两者结合,将可以创造出消费者需要的产品。”德国库卡集团总部研究中心负责人莱纳·比绍夫说,库卡与美的双方的合作主要在两个层面展开,一是库卡向美的提供工业机器人,改善美的的生产,提高制造效率;二是双方还将一起开拓消费者市场,包括联手研发家用服务机器人、医疗服务机器人。

  从技术跟踪到获取资源再到打造研发“最强大脑”,顺德制造的全球创新战略路线图日渐清晰,越走越顺畅。

  ■聚焦

  海外科技精英眼中的顺企创新危与机

  从本科、硕士、博士到后来的工作经历,王冬岩都是围绕着人工智能而展开。加入美的以前,他在硅谷作为高管及世界一流技术团队的带头人,为思科、NetApp、三星等财富500强公司工作了近20年。

  王冬岩说,自己一直有为中国公司工作的愿望,这一愿望的强烈程度与日剧增,直到2016年偶遇美的CTO胡自强。他对科技产品创新的思路、开明态度和留美工作经验,给王冬岩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后来他问我是否考虑加入美的,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在他看来,人工智能是“应用为王”。“在工作中我最喜欢的是美的有大量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和数据,包括计算机视觉、语音和自然语言处理、高级分析和AI深度学习平台,并把人工智能应用到智慧家居、智能制造、机器人和商业应用中(销售、营销、零售、供应链等)。我可以把多年的AI经验应用到成百上千万的智能设备和机器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使命和机遇。”

  同样是因为看好顺德企业的发展,已经退休的Hans Wobbe毅然选择离开故乡的德国,来到伊之密担任首席首席技术官。“如果时光倒流十年或十五年,像我这样的人,为中国公司工作,肯定很多人不能理解。但如今不同了,因为同行们看到中国是整个行业的驱动力。”

  Wobbe指出,不稳定的工艺是中国企业面临的主要挑战。不仅体现在生产方面,还包括装配,供应链等,最终影响产品的质量。所以,中国企业要走向国际,必须拿出国际认可的质量。“这是我要做的第一件事。”

  王冬岩则认为,美的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大众对美的的观感还是一个传统的制造业企业。“每次有机会,不管是行业会议或招聘会,他都会告诉与会者,美的正在而且已经转型为一个聚焦智慧家居、智能制造和机器人的全球化高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