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牛顿”邹伯奇

来源: 发表时间: 【字号:大 中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6月7日,南海区大沥镇伯奇公园, 邹伯奇的后人邹忠廉在擦拭邹伯奇铜像。

  “能让更多的人了解邹伯奇,也算是圆了心愿。”昨日,在南海大沥伯奇公园内,一位年近7旬的老人小心翼翼地为公园中央的那座雕像擦拭微尘。这是老人每日必做的事情,也是他与雕像“对话”的一种方式。

  这座雕像,正是该老人的先人——中国“摄影之父”邹伯奇。雕像铭刻着后人对他的评价:1819年生于南海泌冲的邹伯奇,是中国近代第一个百科全书型学者。“他曾独立制造了我国第一台照相机;还曾参与测绘画出我国第一张有经纬线的中国地图;光学、天文学、数学、力学和声学等现代科学,他几乎样样涉猎。”一场佛山名人评选活动,让邹伯奇的传奇人生再次引起了世人的关注,他身上所具备的科研之道是这个时代需传承的“精髓”。

  评选活动打破泌冲平静

  佛山历史名人评选活动启动以来,邹伯奇入选候选人成了邹伯奇故里大沥最热点的话题之一,打破了黄岐泌冲的平静。

  伯奇公园位于泌冲村建设大道和伯奇南路交叉口地方,泌冲村和广州只是一水之隔,所以从黄岐镇前往广州的客车很多经过这个路段。在伯奇路边一座祠堂式的建筑外观上面写着四个金色大字“伯奇公园”,在一片扬起的灰尘和喧嚣的噪音中,它如一个冷静的智者,似乎未曾受染于外界的聒噪。

  邹忠廉,邹伯奇的玄孙,这个已头发花白的7旬老人,一直在伯奇公园内做清洁工作,用自己的方式缅怀先人。

  “这次邹伯奇入选佛山的历史名人候选人,我们作为后人觉得非常骄傲。我们之前一直在为宣传先人而努力,希望这次评选能把邹伯奇的事迹更好宣扬出去,让更多人了解先辈的创新精神,这样能圆了我们邹氏后人的心愿。”邹忠廉显得格外激动,连日来他还专门接待了一批又一批来自广佛等地的摄影发烧友。

  距离雕像不足百米的公园门口右侧有一间邹伯奇纪念室,室内陈列出上百张邹伯奇的资料或图片,记者从这里列举出的资料细数邹伯奇的成就,竟然有十多项,涉及光学、天文学、乐律学、数学、力学、地图绘制和各种天文器械制造等。

  通过玻璃窗里一页页泛黄的纸张上面的记载,可以追溯这位科学奇才的风云人生。

  自制中国第一台照相机

  邹伯奇生于晚清,正是国难当头、内乱外扰的多事之秋。那是一个人心躁动的年代,而邹伯奇出生在一个私塾教师家庭,和大多数家庭给孩子重点灌注四书五经不同,从小他的父亲就教他学算术,让他从一开始就脱离了传统的教育,也为他后来在科学方面的发展打开了一个切口。

  在邹伯奇10岁的时候,当时较为出名的秀才外祖父,见他如此聪慧过人就将他接到家中教他《周易》、《九章算术》。到了11岁他就师从嘉庆丁丑进士梁序镛,阅读了《三统术》、《弧角设如》、《弧三角举如》等当时难得一见的珍本。而后,从青年时代起他就能熟练运用数学方法论,扎实的数学基础为他往后跨学科学习研究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邹伯奇17岁的时候开始研究光学,当时曾有人以塔倒影的疑难问他。“阳燧照物,迫之则正,渐远则无所见,过此则倒,中间有物故也”。他在钻研北宋沈括《梦溪笔谈》时得到启发,深入研究光学,并撰写成《格术补》一书,透彻分析“小孔成像”的光学原理。

  他奇异地发现“日圆影圆,月缺影缺,影距孔近则小,影距孔远则大”。证明了光孔大小与成影的关系,即“孔束愈小,则影像愈清”的光学现象。还观察到小孔无论方、圆、三角,成影与物的原理相同。《格术补》是邹伯奇在物理方面的代表之作,是一部光学巨著,收录在《邹征君遗书》里。

  1844年,邹伯奇发明、制成了中国第一台照相机,那一年他才25岁。一年之后,邹伯奇撰写的《摄影之器记》成为世界最早的摄影文献之一,被世人称为“中国照相机之父”。

  在邹伯奇遗留的手稿中,有对如何制作感光底片、如何拍摄、如何用显影水和留形水的冲洗、晒板等的介绍,尤其是显影水、留形水的配方制作和当时西方发明的大大不同,他成功地挑战了当时较高难度的肖像摄影。

  “如果中国没有邹伯奇的话,中国的第一台照相机就不会这么早就面世,他是中国最早参与世界摄影术研究的先驱,他的摄影术当时在全球都是比较先进的。”今年73岁的邹氏后人邹锡良,10多年来潜心研究邹伯奇的学术,参与编制了《邹伯奇遗稿》等书籍,昨日在伯奇公园内,他展示了厚厚的文史资料。

  现在唯一留下来的一块邹伯奇自拍像的玻璃底片,珍藏在广州博物馆。1973年,正是因为这块玻璃板,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戴念祖用它洗出相隔百年之后依然清晰的照片之后,邹伯奇作为“中国自制首部相机的科学家”这个沉寂多年的名称才再次被人们广泛提起。如今这张被冲洗出来的邹伯奇自拍照复印件也被挂在大沥伯奇公园最明显的位置,引来无数观摩者的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