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体育强区,能否重振雄风?

来源: 发表时间: 【字号:大 中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体育与城市,一个兼具学理性和实践性双重品质的话题。

  从学理上看,体育中的契约意识、强调公平竞争和团体协作的价值取向与城市中的法权理念、自治意蕴以及经济理性具有内在的相通性。

  从实践上看,城市化进程加快,全球城市竞争凸显,而代表了特色和文化软实力的体育,也成为众多城市寻求城市转型的方式之一。

  在城市为体育提供社会和经济条件时,体育也给予城市丰厚的回报。这一判断正在佛山三水,这个老牌体育强区经受考验。

  率先为国人引入运动饮料概念的“中国魔水”健力宝,在产品开发和营销上费尽心思,却难以重返往日高峰;蜚声全国的运动品牌李宁,2015年关停了其设在发源地三水的工厂广东悦奥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作为社会资本参与三水体育事业兴办的有力证明,健力宝和李宁是A面,也是B面,以自身的发展轨迹先后见证和同步于三水体育蒸蒸日上的往昔和渐显疲态的今日。

  我们不确定这两大品牌未来能否再与三水发生美妙的共振,但我们期待三水体育可以雄风再起。

  强区的崛起

  8月20日,佛山市第九届运动会落下帷幕。三水代表队总分6335.5分,收获奖牌201枚,二者均列佛山五区第四位。

  当排序竞争的对象足够少时,名次是第一或者第四似乎并不能够引起太多的赞叹或者惋惜。但在熟知佛山体育格局的人眼里,这个事实的意义是不同的,三水是什么?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率先成为全国首批体育先进县区的老牌体育强区。

  故事还要从头说起。

  作为曾经的农业大县,上世纪50年代末,三水就开办了拥有3名教练的乒乓球班,开始有意识地培养优秀苗子,并形成了三水业余体育学校(下称“三水体校”)的雏形。即便以今时今日的标准来看,1个项目有3名教练教,也仍然是超强配置。

  1959年,三水体校正式开办。横向比对,三水开办体校的时间走在了全国前列。在最早的乒乓球项目外,足球班、体操班、篮球班也相继设立,且都配有专项教练。那是物质都不丰裕,文体休闲生活更是绝对单薄的半个多世纪以前,对一个县级区来说,体育事业的培育已称得上蓬勃、热烈。

  更为人称道羡慕的是,除职业体育教育之外,三水,尤其是居于城区中心位置的西南街道的群众性体育氛围也相当醇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举国上下文化娱乐方式匮乏,很多时间需要打发的三水人,每天饭后就聚到球场打球。“刚吃完饭,拿着个饭盒就排队打乒乓球去了。没有专门的球台,摆一块长板,中间放把扫把就开打。”从足球教练岗位上退下近2年的黄志坚说,他小时候还经常到青少宫踢足球,“毛巾绑在裤头上就开始踢了”。

  生于1956年的黄志坚,从1981年开始担任三水体校足球教练,一辈子都扑在了三水体育工作上,这份长达数十年的因缘,或许要从其出生时就已异常浓厚的三水体育氛围算起。

  他所描述的三水体育往事,得到了三水篮球协会秘书长何汉刚的印证。在上世纪80年代从事体育新闻工作的何汉刚说,彼时,三水公交、财贸等各条战线的职工一到下班时间,就互相切磋球技。

  所有的一切并不只是自娱自乐,小打小闹。上世纪60年代,三水就已向广东省上送区盛联、李联益等乒乓球运动员。1961年的全国乒乓球锦标赛上,李联益带领广东队获得了全国亚军。之后,麦冠英等体操苗子也陆续入选省队,蹦床队运动员钟杏平更为三水夺得首个世界冠军。

  讲述三水体育故事时绕不开的那个名衔————全国首批体育先进县区,在当时全国2000多个县级区域中,也仅仅只有20多个获此殊荣。

  越战越勇的三水也开创了“小市办大赛”的先河,代表佛山市甚至广东省,承办过多项国际级、国家级赛事。

  1999年,三水在北江建设起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观龙楼”,举办了99中国三水“健力宝杯”国际龙舟争霸赛;2008年,三水承办中、泰、韩、丹四国羽毛球争霸赛;2012年,国际铁人三项同样在三水举办。

  高规格赛事在三水落地开花,给这个小城带来的,不止鹊起的名声,更有日益精良优越的体育硬件基础设施。如今矗立在三水的标志建筑明富昌体育馆,就建于三水体育蓬勃发展的1992年。

  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堪称多年来三水体育的一个重要特质。以乒乓球、羽毛球、足球、篮球四大联赛为主轴,三水引领群众广泛开展各项体育健身。

  三水这样一个昔日农业大县,体育基因从何而来?何汉刚分析,优秀的教练、频密的赛事,是两个最主要的原因。

  上世纪60年代,专业体操教练林佩华就来到三水执教。这项优雅的运动,从此在三水萌芽,钟杏平正是林佩华的得意弟子之一。

  而在赛事举办方面,仅以足球为例,上世纪80年代,三水一年的大型群众足球比赛就可达5场,分别在春节、劳动节等节点举行。一场足球赛事,从组织到结束不少于40天,这样算来,相当于一两个月就有一场大型赛事。

  优势的消退

  如果三水体育的起起落落是一部电视连续剧的话,那么应该很少有人能够依据前十集的剧情猜测出后来十集的走向。

  曾经在全国2000多个区县里争到20来个席位之一,如今全市五个区里只能排到第四。而即便是这样剧烈的落差,在不少三水体育人士看来,已然值得欣慰:再获乒乓球市运会单项金牌和总分第一名,包揽跆拳道7个单项比赛冠军。

  从风头无两到急转直下,这些年里,三水体育究竟经历了什么?

  本届市运会结束后,三水文体旅游局召开总结会议,坦陈剖析个中问题,针对青少年体育培训工作,指出硬件建设滞后,专业教练队伍力量不足,体育网点学校发展缓慢,认为这一系列现象直接导致三水体育后备人才厚度不够,个别传统优势项目呈下滑迹象,有了明显的“吃老本”症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三水青少年体育培训的突出问题,并非从第九届市运会才开始暴露。三水体校近些年来远远说不上平坦的发展历程,可以为我们解开一些疑惑。

  黄志坚和何汉刚都记得,在2005年扩大规模之前,因为“很差钱”,三水体校的学生、教练全都蜗居在足球场观众席的下方。所谓的“宿舍”密不透风,没有一扇窗户。一到雨天,雨水滴滴答答地落,不得不到处用盆接水,以免水浸。

  2005年,与三水体校一路之隔的三水党校旧址空置,不少单位都希望获得使用权。最终,在极其艰难的努力下,该址划拨给体校用于扩建。时任三水区副区长的何绮红分管体育,在决定党校旧址去向的区领导会议中,讲到体校这一群未成年娃娃的艰苦,何绮红动情落泪:“大人办公可以挤一挤,但怎么忍心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和训练?”

  12年过去了,每一年,三水区委区政府均有专项拨款对体校设施设备进行提升,但就三水体校今年被评为“国家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的地位和定位而言,现状仍然难言理想:用于训练的游泳池,并不符合比赛标准; 体育场400米的跑道上,仍铺着煤渣,相比之下,禅城、南海、顺德普通中小学的球场,跑道几乎都是橡胶的。

  另一方面,运动员的长远发展路径等现实情况,也并不鼓励三水潜在的体育好苗子走上职业体育这条路。每一年,能上送至市体校的学生仅占三水体校学生总数的30%。其余学生,除了极少数尖子能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到三水重点高中就读外,基本只能早早步入社会。

  今年9月,根据三水教育、体育部门的安排,三水体校与一墙之隔的西南街道第七小学互相打通,场馆、教师等资源共享,以更好地促进双方在文化、体育上的发展。然而,这一政策在不少体校教练看来,是对体校的“削弱”。

  回顾三水体育发展史,群众基础扎实一直是值得称道的特色。如今,因为担心兼顾体育课程会影响学生学习成绩,体育进校园工作迟迟难以在各中小学中推进。在聚集三水近一半人口的西南中心城区,除了建成于2015年的北江体育休闲公园,市民要找免费、标准的球场打球,也并不容易。

  复兴的期待

  当我们的目光从小城三水转向国际风云,世界在发生着怎样的改变呢?

  不同于将体育当成锦上添花、可有可无的传统思维,越来越多的城市在把体育文化建设作为城市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全力打造城市的体育品牌,使“体育名城”“体育之都”“赛事名城”等独具特色的体育文化积淀元素融入其中。现代体育在促进城市发展中的多元价值正在被不断发掘,体育作为一个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事件,作为一项具有无限增长潜力的产业,作为一个亲和社会、沟通人际的媒介,作为现代人积极体认和实践的生活方式,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城市政府作为城市发展的新战略而加以组合应用。

  现代城市是一个按照社会达尔文主义不断演进的“有机体”,城市为了自身的生存与发展必须不断地吐故纳新。城市发展转型就是城市根据自身不断变化的内外环境和主客观条件,动态地培育和打造城市新的核心竞争力的努力和实践。

  经济学上,那些曾经工业繁荣,后来日渐衰落的城市被称为“锈带城市”。美国的克利夫兰曾经就是一座“锈带城市”,近年来,借助骑士队的优异表现,以体育产业为提升经济的突破口进行转型。骑士连续三年晋级总决赛,不仅带来数以千万美金的直接收入,还为整座城市带来巨大的影响力。

  国内大城市里也不乏面向体育大发展的进击者。2007年,上海市体育发展“十一五”规划首次提出了把上海市建成国际体育知名城市的设想。2015年出台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中,明确了上海体育产业未来10年的发展目标,居首位的便是建设全球著名体育城市。

  不仅仅是上海,厦门、宁波、柳州等二三线城市,也在尝试打造体育品牌,实现城市跨越发展。

  不同于一些城市从零开始的“无中生有”,三水拥有厚实的积淀,应当说,它在以体育事业拉动城市形象更新、第三产业提质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事实上,开展体育培训、赛事策划、场地出租业务的公司,在三水已经初具规模。自由人、臻翱等十多家企业,在三水各大赛事中频频出现。柏宁山庄的足球场,也为国字号青少年队、富力及香港等球队提供场地。

  有观察人士认为,不管是体育用品生产,还是体育服务的提供,站在粤港澳大湾区舞台上的三水,若能整合资源,形成稳定的产业链,凭借其深厚的体育传统基础,体育能够为三水馈赠的价值,远不只当前所见。

  城市发展对现代体育的需求,除了借体育的影响力来改善城市的形象,提升城市的影响力之外,一个更为实际的诉求就是要培育城市经济新的增长点,促进体育产业功能区或集聚区在城市的形成与发展。

  英国牛津市是一个坐落在英格兰中南部的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人知晓它是因为它是牛津大学的所在地。而对大部分西方人来说,他们了解这座城市还因为它是全球著名的“赛车山谷”所在地。在这座城市周边50英里的范围内聚集了大约4500多家与赛车生产制造及赛事运作有关的企业。它们生产世界顶级的赛车成品、底盘、引擎、刹车、遥感装置等产品,并提供相关服务,每年的生产总值达60多亿英镑,出口总值达36亿英镑。

  今年年初,三水体育中心的建设已被纳入三水区委区政府重点工作,目前正在推进选址。这个规划中的综合体育中心,将配齐大型体育场馆及其他体育设施,从设计到竣工,力争4~5年完成。

  除了硬件建设,三水也在加快体育产业扶持政策的出台,今后,企业、民间组织举办政府部门认可的赛事,将依据赛事级别得到不等补贴; 民办体育场馆,也将按照规模由政府给予补贴。

  老牌体育强区意识到了危机,也有扭转困境的意愿,然而,应对风起云涌的以体育为突破口的城市竞争力之战,我们还可以期待它的步子更大一些,更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