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1000300500/2014-11985
信息分类:市直属单位/工作动态/市法制局/
发布机构:佛山市法制局
发文日期:2014年03月07日
文号:无
有效性:
名称: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小军教授接受佛山日报专访表示——看好佛山获批“较大的市”

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小军教授接受佛山日报专访表示——看好佛山获批“较大的市”

专家资料

  杨小军,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研究行政法、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党政干部问责制、行政执法等课题。

  多次参与部级课题、中国法学会课题、社科基金课题、全国人大法工委委托课题、国务院办公厅咨询课题、国务院法制办委托课题、中央编办委托课题等。

  文/佛山传媒集团联合报道组

  记者 蔡闻佳

  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提出“逐步增加有地方立法权的较大的市数量”。这一政策利好,重燃包括佛山在内多个城市成功申请“较大的市”的希望。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较大的市”再次成为佛山全国人大代表热议的话题。来自佛山的全国人大代表吴青更是带去了一份关于“尽快制定较大的市的标准并重新对较大的市进行认定”的建议。

  在停止审批二十年后,国家是否重启“较大的市”审批工作?新时期下“较大的市”必须具备哪些条件?佛山应该如何做好申请准备工作?昨日,带着这些问题,佛山日报记者专访长期关注研究此事的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小军教授。

  “较大的市”审批有望重启

  记者: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逐步增加有立法权的较大的市数量”,是否意味着“较大的市”审批工作会重新启动?

  杨小军:这是肯定的。从1994年来“较大的市”审批工作处于停止状态,大家都在讨论思考,“较大的市”究竟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给予明确态度:这项工作要继续推下去。目前从中央到省市各地都成立改革领导小组,“较大的市”也是改革的其中一部分,我想这项工作很快就会到落实的阶段。当然,这项工作由谁去做、怎么做、什么时候做,这些问题还有待明确。

  地方渴望国家适当放权

  记者:近十年来,佛山、温州等城市频频提出申请“较大的市”,这反映了城市怎样的发展需求?

  杨小军:以前不少地方的社会管理忽视法律依据,往往单靠党委政府下发文件执行就可以,但现在社会管理必须有法有据。重启“较大的市”审批工作,体现的是在依法治国的道路上,国家适当给地方放权。

  其次,地方有自己的需求。例如佛山在短短三十年的时间,由一个中小城市演变成类似欧洲国家的规模,必然面临复杂的社会管理难题,比如外来人口的管理,国家在这方面的法律是跟不上。没有地方立法权,带来的可能是地方城镇化所引发的社会管理难题。另一方面,拥有地方立法权,更有助于这些城市打造国际化、法制化的营商环境。中国是一个大国,国家法律和上级文件,往往不能完全“放之四海而皆准”,从这角度看,地方渴望有立法权。

  审批新标准需要细化透明

  记者:上次审批“较大的市”已是二十年前,如果重启这项工作,需要开展哪些程序工作?

  杨小军:首先必须全面摸底。例如按原来的标准,有多少城市符合,有多少城市申请。其次是要把审批标准上升到法律制度层面。原来这项审批标准更多是内部掌握,没有公开透明制度化。一旦标准模糊,不细化公开,连地方政府和审批机构都不清楚具体的标准,那么最后可能就出现地方政府“跑部钱进”,公关决定胜负的情况。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事情。

  这种细化还要体现在程序上。怎样审批、谁来审批、怎样评估核实。与二十年前相比,新的审批工作必须更加规范、科学、制度化。

  或注重社会管理和地方立法权布局

  记者:与以前相比,新时期“较大的市”审批标准或会更加侧重哪些方面?

  杨小军:有两个因素显得尤其重要。一是社会管理因素。过去更多考虑的是经济、人口、区域规模。如今,中国推行城镇化,有很多问题因城镇化而衍生出来,也对社会管理提出更高的要求。简单说,“较大的市”必须有较多的社会管理事务、公共服务事务和民生事务。

  其次是考虑地方立法权的布局。目前我们国家各种特区、试验田很多,国家在考虑“较大的市”这事上,或许会从战略布局上着眼,例如避免布局重复,分配不均。标准服从战略目标,先明确“较大的市”的战略目标,然后再来设定标准,决定这个口要开多大。例如广东的改革试验田如何布局,佛山在其中可能承担怎样的角色。

  佛山现阶段更需去做宣传

 

  记者:如果国家重启“较大的市”审批工作,你觉得这个切口有多大?是否看好佛山获批?

  杨小军:短期来说这个切口不会太大。之前的两批批得比较多。如果按照当初的标准,目前可能大部分中等城市都符合,因此现在的标准要重新调整。

  事实上,有人鼓励立法权往下走,认为地方有需求,也有人鼓励往上走,认为应该顶层设计。我个人认为,短期适度放开是可能的,但大范围并不现实。即使放开的切口不会太大,但若开放审批的话,我还是比较看好佛山。毕竟目前佛山的经济、社会规模已达到一定程度。地方政府向上级寻求更多立法权,实际上是渴望更多的作为。

  记者:佛山申请“较大的市”需要从哪些方面做好准备和提升工作?

  杨小军:佛山城市已发展到今天,并不需要再做什么。因为“较大的市”不是做出来,而是自然发展的过程。现阶段佛山需要做的,更多是说服、宣传。用事实说明地方对立法权是有需求,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嘴上。

  简单地说,就是要通过有针对性的研究和论证,告诉人们佛山为什么需要申请“较大的市”,佛山哪些发展障碍是因为立法权的缺失而出现的。这需要实打实说明、说服和宣传。

  新闻链接

  佛山“申大”十年路

  佛山从2003年开始启动“较大的市”的申报工作。2003年9月和2008年7月,佛山先后两次向广东省政府提交申报请示。在2008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时任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长的陈云贤领衔提出《关于将佛山市列为较大的市的建议》,引发媒体关注和坊间热议。

  同年省政府向国务院提交关于审批佛山市成为“较大的市”的请示,后转至国务院法制办办理。2008年,时任国务院法制办主任曹康泰到访佛山,调研了解情况后他表示,佛山具备“较大的市”申报条件,将大力支持佛山市申报。但此后国务院一直没重新启动审批“较大的市”程序。

  而佛山的期望越发强烈。从2008年起连续3年,陈云贤每年参加全国两会都会提交这个议案。为更好推进申报,佛山市人大常委会在2012年还就此赶赴长三角展开大规模调研。

  2013年2月,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长刘悦伦表态,会继续争取让佛山成为“较大的市”。而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后不久,佛山反应迅速。去年11月,佛山市法制局局长蒋万伦在接受采访时称,已在研究重启该项申报,而其核心正是要争取地方立法权。

  今年1月的省人代会上,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黄龙云向省长朱小丹提议,关心一下佛山申请“较大的市”的问题。朱小丹当场表示,一定全力以赴。省人大、省政府两位“一把手”的肯定答复给佛山以信心。

(摘自佛山日报2014年3月7日A03版)

主办:佛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佛山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

ICP备案号:粤ICP备050747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356号 网站标识码4406000048

建议使用1366×768分辨率 IE9.0以上版本浏览器